驴子之歌

发表时间:2018-05-24 23:41

驴子在古代被视为神灵圣物。张果老的坐骑就是一头毛驴,每天他骑着这头神驴,腾云驾雾,悠哉而行,歇息置于箱内,用之吹气则走,不食革料,日行八万。东汉灵帝刘宏对驴子宠爱有加,用白驴驾车,亲自操辔,驱驰御苑,一时间引得驴子倍受青睐,身价百倍。  
  我对毛驴很有感情,很早就想为驴子唱支赞歌。这个牲灵性儿很强,干起活来有一般耐力,终年默默无闻地劳作着,对人的索取不多,只需一捧草料,一舀清水,一副夹板儿,仅此而已。在我的心中,驴是一个很有骨气,只知辛勤奉献的形象。  
  最初对驴产生好感的是在磨房。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,农村人的吃面都要靠碾磨,每天毛驴在磨房里拉着石碾石磨,不停地转,从日出转到日落。拉完磨,在地上打个滚儿,抖一抖身上的汗水和尘土,饮一口清凉的井水,然后一声不响地走向了糟头。小的时候,经常去队里磨房拉苞米面。每当我看到毛驴带着蒙眼儿,用头往外挣着缰绳,沿着磨道周而复始地转圈,心中常常产生一种疼爱和怜悯,这个诚实的家伙,从不知道偷懒,只要你不发出"吁"声的命令,它就永不停歇地走下去,既使无人看管,它仍就埋头拉磨。有一年的春天,我和四姐去磨房拉苞米面,小灰驴从早上拉到十点,两个多小时应该换套歇歇气了,可是春耕太忙,那头大黑驴去地里压碟子还没有回来,磨上还有一斗多苞米没有拉完,要换套就要等到下午,干脆让小灰驴一套干下来,结果中午拉完御磨的时候,毛驴的肩膀头打坏了,流出一道鲜红的血迹,我轻轻地摸着毛驴的伤处,产生了深深的忏悔。然而小毛驴毫无在意,在地上打了一个滚,不声不响地走了。  
  在"以阶级斗争为纲"的年月里,村子里几乎家家缺吃少烧,到了青苞米刚刚钻出红缨的时候,家里便青黄不接了,常常有了上顿没下顿。这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四姨在前屯杨老八家给借了二斗苞米,条件是秋天还给人家二斗麦子,不借不行,已经揭不开锅了。四姨告诉晚上悄悄地去,千万不能让别人发现,这杨老人的余粮是他在生产队放牛时偷偷开"小片荒"地搞的。晚上,父亲病了,我牵着队里的那头小灰毛驴在夜幕中悄然地出了村子。到了前屯,杨老八没让进屋,把我和灰驴拒之于门外。当我和小灰驴往家走的时候,天上的星星隐没了,空中零星地飘起了雨丝。仲夏时节,庄稼已经没身了,无边的青纱帐在漆黑的夜色中,显得深不可测,走在弯曲的小毛道上,两边宽大的毛茸茸的苞米叶子碰在脸上,像有无数只手在向你摸过来,脚下磕磕绊绊,似乎有人用绳索要把你绊倒,田野深处不时传来什么声响,慌得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。小灰驴好象知道我此刻恐惧的心情,用脖子紧贴着我的身子,不时地打着响鼻儿,用声音来给我镇静。走过一个乱坟岗子,只见前面闪着两道绿莹莹的光亮,我浑身一阵悚然,头发都竖起来了,一只野狼挡在了前面,发出了一声瘆人的豪叫。此时,灰驴支棱起两只长耳朵,高高地扬起脖子,"殴啊!——欧啊!—"地仰天大叫起来,这两声振动四野的长吼,野狼不知是什么庞然大物,吓得惨叫一声逃跑了。回到家里,我混身出透了汗水。如果不是毛驴那冲天长鸣的壮威,在那个漆黑的雨夜,真是难以想象我会被吓到什么程度。这使人想起了伊索《驴和狼》的寓言故事,这个看似丑陋而瘦小的"蠢驴"却充满了勇敢和智慧。  
1980年,我从农安师范学校毕业,在县城参加了工作。全家也随之搬入了城里,从农村进县城,一家七八口人,就我一个人上班,家庭生活极其地困难。父亲在乡下买了一头毛驴,拴起了驴车。在县城拉活,这头三岁口的灰毛驴,伴随着父亲在我家整整渡过了五个春秋。每天早上一放亮,这辆"驴吉普"就开始穿棱于大街小巷,不停地颠跑奔波。有时活忙,中午毛驴来不及喂,要等到很晚回家才能吃上一顿草料。家里院子小,搭不上驴棚。整个漫长的冬天,毛驴就在寒冷的风雪中渡过。早上起来,毛驴的浑身挂满了白霜,冻得直打哆嗦,一套上小车,它就开始不顾一切地跑起来,正是这头小灰驴的辛勤奔波,每天给全家带来二三十元的收入,缓解了生活的拮据,1982年7月我旅行结婚的时候,父亲赶着"驴吉普"把这对新人接回了家。坐在小驴车上,看见别人披红挂彩的结婚轿车队,引来路人羡慕的目光,我的心头别是一番滋味。然而我们的小毛驴全然不顾这些,蹬开四蹄,在宽阔的马路上撒欢地跑起来,似乎要和那些轿车一比高低。父亲高高地扬着小鞭子,在空中"叭叭"地甩着响,好像在说,这"驴吉普"比你那轿子还要风光哩。  
  在过去艰苦的岁月里,毛驴在人们的生活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,直到现在,我在街头或田间看到毛驴,心头就升起一股亲切的情感,这个倔强而不知索取的牲灵,值得人们去歌颂和赞美。是啊,毛驴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毛驴和意大利的士兵一样吃苦耐劳,冒着枪林弹雨,在战场上运输弹药立下了汗马功劳。意大利人为了表彰毛驴在战斗中的功勋,在罗巴建立了一座驴子纪念碑。著名画家黄胄画了一副《百驴图》,对驴子大加赞赏,如有可能购到这样的画,我将在我的墙上挂起一副驴图。并题上我的拙诗,每天早晨念上三遍,赞驴自勉:  
  平生一向无索取,  
  一捧草料已为甘。  
  尽管身瘦力气短,  
  只求奉献在人间。


分享到: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我的收藏
购物车
0
留言
回到顶部